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人民參與和促進法治
人民參與和促進法治
交調委靠什么獲得社會廣泛認可
發布時間: 2019-07-22 15:16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 推廣楓橋經驗讓道交調解廣為人知

□ 交調委工作切實減輕交警工作壓力

□ 律師從事調解專業性讓當事人信服

□ 信息化技術助力道交調解水平提升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張昊

隨著城市道路改造、路網建設和家用汽車保有量的增加,近年來,交通事故處于高發態勢。

各地紛紛設立交通事故人民調解委員會(以下簡稱交調委),讓交警把精力放在事故責任認定和保障道路暢通等工作中,方便群眾得到法律指引化解矛盾,降低矛盾進入訴訟環節數量。

《法制日報》記者近日在多地采訪發現,交調委不但實現了設立初衷,而且在城市管理創新、信息化建設等方面提供了諸多助力。

調解員責任心和法律專業水平最為重要,不讓能調解的糾紛轉成訴訟

天津市西青區路網發達,高速公路與市內公路交叉口多,道路寬闊平整。然而,過去幾年,西青區一直是事故多發地。

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西青開發區大隊辦公大樓旁邊有一排白色彩鋼房,這里是西青區交通事故人民調解委員會。西青交調委主任宋春嬌告訴記者,西青交調委設立于2010年12月,那時她還是名實習律師。在她印象里,第一年西青交調委成卷的案件只有8個。隨著群眾對這個部門了解的深入,西青交調委的案件量逐年上升。

宋春嬌處理過一起大學生被大貨車撞傷致死案。搶救期間,大貨車所屬公司負責人來到宋春嬌面前苦悶地說,公司已墊付了幾十萬元醫療及相關費用,不知道還要賠多少、賠到什么時候。

經過進一步了解,宋春嬌得知,被撞大學生來自一個單親家庭,母親及親屬從浙江趕到天津。他們情緒激動,要求大貨車所屬公司墊付親朋前來看望發生的一切費用。

“大貨車所屬公司要承擔責任,更要有社會責任感。”宋春嬌說,這名大學生最終不幸去世,在她的解釋和調解下,涉事公司承擔相應費用和賠償總額達120萬元。

“調解員面對的群眾大多因事故發生而情緒低落,所以,我們最常備的辦公用品是紙杯和紙巾。”宋春嬌說,有的當事人因為賭氣,以致為二三十塊錢達不成一致;有的達成一致了卻不想補充證明材料,進而出言威脅……遇到這些情況,調解員要仔細分析法律規定、訴訟周期等,耐心勸導。

“只要群眾有需要,我們就會進行調解;設立了這個部門,就得有人堅守;從事這個工作,就得操這份心……”宋春嬌坦言,做一名合格的調解員責任心和法律專業水平最為重要,能調解能化解的矛盾就不能讓其轉成訴訟。

調解員使道交糾紛有了便捷、準確的解決入口,當事人之間的矛盾、不滿情緒有了出口。宋春嬌說,當事人愿意調解的案件中,三分之二都能調解成功。

西青交調委近年來案件數量呈現拋物線形狀:2017年達到最高峰,共633件;2018年開始下降,共537件;今年上半年已有200多件。除此之外,調解員還要接待大量的咨詢。但西青交調委的工作人員并不多。2017年以前,包括宋春嬌在內只有兩名兼職調解員。2017年后,增加了兩名兼職調解員,而目前的4名調解員中已有兩名為專職。

切實減輕交警工作壓力,一定程度上緩解了法院的辦案壓力

近年來,交通事故調解越來越廣為人知,被群眾接受。在宋春嬌看來,這與各地“楓橋經驗”的推廣和實踐緊密相連。

“交調委的工作切實為交警減輕了工作壓力。”四川省德陽市公安局交警支隊直屬一大隊副大隊長申超說,引入人民調解機制后,改變了以往交警既忙于事故勘查、調查、責任認定,又忙于調解各方賠償糾紛的矛盾狀態,讓民警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前者,案件辦理更加精細化。

以前,德陽的道交調解分為交警調解和法院調解兩種,2005年前后,德陽公安、人民法院、司法行政等部門達成共識,將人民調解機制引入交通事故處理中,形成“三大調解”并行的局面。近年來,公安交警行政調解的比重大幅下降,很大部分民事賠償由人民調解委員會主持完成。人民調解委員會的專職調解員對民事法律條款更熟悉、更精通,與當事各方積極互動,與保險公司等相關部門緊密協作,在幫助當事各方協商賠償、達成諒解、事后理賠等方面更具優勢,切實實現讓群眾少跑路、更方便快捷,也減少了人民法院的民事訴訟案件,減輕了法官的辦案壓力。

葉述華是駐申超所在大隊的專職調解員,從事這項工作已有6年。她認為,律師或律師助理專職調解,專業性更容易讓當事人信服。

德陽創設了道路交通事故處理“三二三”工作法,即建立行政調解、人民調解、司法調解銜接聯動,交通事故快速救治、快速賠付“兩個綠色通道”,在三大聯調機制中推行信息化、規范化、星級化“三項服務”。在交警支隊設立的交通事故巡回法庭和交通事故人民調解委員會,實現事故認定、現場調解及法院立案和審理“一站式”服務。

上海市浦東新區司法局專業調解工作處副處長沈東告訴記者,浦東新區道路交通事故民事損害賠償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成立于2015年12月,在浦東新區司法局、上海市公安局浦東分局和上海市保險同業公會的指導下,已從試點時的3個工作室發展到目前的6個,擁有30多人的調解員隊伍。調解覆蓋率達到浦東的75%,今后將全面覆蓋。

沈東說,之所以如此大力度地設立交調委有兩個主要原因。上海交警著力開展交通大整治工作,急需將警力集中在保障道路暢通安全的工作中,調解工作需要更加專業的人士進行。此外,前些年,上海部分地區頻現交通事故處理“黃牛”,他們聚在交通事故處理點外,聲稱可以提高事故鑒定等級,為當事人獲得更高賠償。然后,通過不法手段拿到鑒定意見,騙取保險金,這筆錢還不能全額到達當事人手中。保險公司不認可鑒定結論時,當事人要更費一番周折。

如今,在浦東道交糾紛調解中,調解員和調解參與人(保險公司工作人員)根據浦東交調委工作規程,以中立第三方的角色調處當事人之間的道路交通事故糾紛。涉及到傷情鑒定的,調解員會引導當事人隨機選擇可信賴的鑒定機構。當事人通過交調委引導拿到的鑒定意見,保險公司通常都會采納。調解員調解達成的協議,保險公司均會按照協議內容賠付。根據上海市保險同業公會財產險部的數據,保險公司每年減損超過2000萬元,為群眾提供便利的同時,很大程度上擠壓了“黃牛”的生存空間。

此外,浦東交調委還派出兩名調解員常駐陸家嘴人民法庭開展人傷道交糾紛的調解,特邀律師調解員化解直接到法院訴訟的糾紛。

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1月至4月,浦東新區人民法院收案量同比下降15.4%,交調委同時期收案量上升11.3%,一定程度上減輕了法院的辦案壓力。

道交調解借助信息化提速,交調委不斷融入交通管理探索創新

事故處置民警使用警務通第一時間將現場信息傳回后臺,供民警對事故作出研判處理和保險公司理賠;當事人收到交警直屬大隊關于事故處理的溫馨提示;通過三維動畫模擬的交通事故現場,還原事發時的情景,幫助當事人了解事故發生原因;在調解室,調解人通過視頻為當事雙方舉證和聽證……

這是德陽市交通事故處理流程,不難看出調解能力借助信息化提升的腳步,而這樣的實踐在浦東新區亦可尋見。

沈東說,浦東新區矛盾糾紛排查調處系統根據交通事故糾紛調解實際設立了獨立模塊,經磨合使用日益成熟。交調委每月與后臺開發者溝通,及時解決遇到的問題,做到系統常用常新。

浦東轄區地域廣闊,尚有若干交通大隊未設立交調工作室,有些大隊距離中心城區路途較遠,浦東交調委建議,可以通過網絡信息化技術,遠程視頻調解道交糾紛,提高效率,節省成本。

“你們有沒有接受道路安全崗前培訓?有沒有安全帽、護膝等保護用品?單位有沒有給人、車上保險?”近年來,電動車交通事故呈上升態勢,碰到快遞員、外賣小哥來調解室的時候,宋春嬌總會多問上幾句。

宋春嬌還發現,灑水車、清掃車、綠化剪枝等工程車輛行駛速度較慢,上下班高峰時段作業給高速行駛的車量帶來事故隱患。

為此,宋春嬌向西青區人大提出建議,要對快遞員、送餐員增加道路安全崗前培訓;灑水車等工程車輛避開早晚高峰上路。

“我的愿望是不再有交通事故,一起案件都沒有。”采訪結束時,宋春嬌對記者說。

天津市西青交調委近年來案件數量呈現拋物線形狀:2017年達到最高峰,共633件。2018年開始下降,共537件,今年上半年有200多件。

四川德陽創設道路交通事故處理“三二三”工作法,即建立行政調解、人民調解、司法調解銜接聯動,交通事故快速救治、交通事故快速賠付“兩個綠色通道”,在三大聯調機制中推行信息化、規范化、星級化“三項服務”。

2018年1月至4月,上海浦東新區人民法院收案量同比下降15.4%,交調委同時期收案量上升11.3%,一定程度上減輕了法院的辦案壓力。

責任編輯: 李石蘋
北京pk拾正规彩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