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人民參與和促進法治
人民參與和促進法治
成都多方聯動從源頭著手矛盾化解
發布時間: 2019-07-22 11:14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馬利民

今年7月8日上午,在四川成都市委政法委工作人員的見證下,青羊區某小區涉事居民張某和李某在上善人民調解工作室內達成和解意見,雙方握手言和,重歸于好。上述場景,是成都市推進矛盾糾紛多元化解的一個縮影。

“群眾之間看似芝麻大的矛盾,時間一長,都有可能釀成一場血與淚的悲劇。”成都市委政法委基層社會治理處相關負責人介紹,近年來,成都市委政法委積極轉變超大城市治理方式,強化矛盾糾紛源頭化解,助推高效能社會治理體系建設,積極營造穩定和諧的社會環境。

豐富矛盾調解新內涵

葛仙山承包糾紛案件是一起時間長達10年的疑難信訪案件。 

去年5月23日,司法部召開人民調解參與信訪矛盾糾紛化解試點工作電視電話會議后,成都彭州市司法局迅速行動,主動作為,下決心啃下這塊硬骨頭。

此案由7方合伙人承包葛仙山山地栽種楊梅、雷竹等因份額分配產生糾紛,從2008年開始,合伙人之間積怨不斷加深,多次到政府信訪,多次打架斗毆,其間公安機關數次介入處理,法院判決也未能解決根本問題。到去年,糾紛升級到了臨界點,合伙人寧肯將價值40多萬元的楊梅爛在地里,也不協商解決問題,甚至涉及到老百姓上千畝土地的流轉費可能無法得到保障,極有可能引發群體性越級上訪事件。

彭州市司法局人民調解指導中心在全市人民調解專家庫內組織幾名經驗豐富的調解能手著手化解此案,同時考慮到此案的復雜性和困難程度,特指派全國模范人民調解員、全能型調解專家全程參與調處此案。

由于積怨深,當事人都不愿再共同合伙。我國對個人合伙僅在民法通則及其司法解釋中作了簡單規定,對合伙終止后的財產處理未作明確規定,這也是法院多次判決而沒有解決根本性矛盾的原因,可見該案調解難度之大。人民調解指導中心多次召集調解人員對案件進行研判,制定調解措施,通過查清事實,理清案件脈絡,抓住幾方利益訴求,在法律的框架下,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促使當事人達成共識,分清份額,最終成功化解了這起10年積案。

據了解,近年來,成都市把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放到經濟社會發展中統籌考量,將專業優勢與社會資源優勢相結合,建立以訴源治理為核心的非訴訟解紛機制。通過制定出臺訴源治理實施意見和高效能社會治理體系建設、平安社區百日攻堅、“三張清單”等配套文件,構建起“黨政主導、司法保障、多元共治、源頭防范、訴非聯調”的工作格局。

同時,成都市率先在全國成立城鄉社區發展治理委員會,發揮組織作用,引入社區黨支部、院落黨小組、樓棟老黨員,強化矛盾糾紛源頭防范化解。并緊盯城市高質量發展、社會高效能治理進程中面臨的主要矛盾和問題,做到預防為先、系統應對、源頭防范。

拓展矛盾調解新形式

“警官,他們不賠錢,你們給我做主。”不久前,葉某的家人來到成華區保和派出所,纏著民警要求主持公道。

正在派出所值班的駐所律師楊律師立刻將葉某家人領進派出所的調解室,安慰家屬情緒,分析案件事實,翻看法律法條。同時,派出所民警及時通知其他兩方涉事人員前來配合調解。夜幕降臨,經過4個多小時的專業調解,楊律師終于做通了三方的工作,達成賠償方案。原本一起激憤的民事糾紛消滅在萌芽狀態。

“簡直解決了我們的大難題。轄區居民愛到派出所來解決婚姻家庭、鄰里糾紛、勞動爭議,而民警在解決這些民事糾紛上并不專業,卻要耗費大量的警力。有了‘公調對接’機制,矛盾糾紛一進派出所就進行分流,民事糾紛和部分能通過調解解決的治安案件,全部交由駐所律師處理,讓派出所警力能騰出更多時間來干主體責任工作。”保和派出所所長告訴《法制日報》記者,保和轄區內有火車東站、五桂橋汽車總站、居住人口超過11萬的和美社區,公安工作面臨著很大的挑戰,主要是居民矛盾糾紛多元化、占比大、情況復雜,而民警因為民商法專業知識相對欠缺,在解決此類糾紛上時常不堪重負。

公調對接就是在轄區各派出所設立人民調解工作室,以政府購買服務方式引進律師、法律工作室參與調解,司法所協調、指導,人民法庭通過聯系法官指導疑難糾紛調解,建立訴調對接等機制,從而構建起人民法庭、派出所、司法所、律師事務所或法律服務所“四位一體”的糾紛解決體系。

除公調對接外,成都市還開展交調對接,探索建成集公安交警、人民法庭、人民調解委員會、保險理賠、法律援助于一體的道路交通事故損害賠償糾紛案件聯動聯調中心;訴調對接,在全市法院訴訟服務中心設立“律師調解工作室”,并引入公證、仲裁等第三方參與調解;檢調對接,在12309檢察服務中心建立涉檢社會矛盾化解調處站,積極引入人民監督員、特約檢察員、律師等多元化社會力量,參與涉檢矛盾調解;訪調對接,推動信訪事件人民調解組織建設,在公共法律服務中心設立“訪調對接”指揮中心,在各信訪接待大廳建立信訪事項人民調解委員會或調解室,在鄉鎮、街道建立信訪事項人民調解委員會81個,設置“信訪聯系窗口”176個,設置“信訪聯系點”1970個,初步構建了層級信訪問題化解體系。

2018年以來,成都市377個公安派出所全部建立駐所調解室,成功化解矛盾糾紛8.8萬件;22個區(市)縣均建立訴調對接中心,建立250個特邀調解組織和833人的特邀調解員庫,成功化解矛盾糾紛4.1萬件。

創新矛盾調解新載體

“我們小區進門都是人臉識別的,不是小區居民進不來,特別安全!”家住東岳花苑社區的彭偉得意地向記者介紹道。東岳花苑社區是成都市大邑縣沙渠鎮的一處農民安置區,建成以來共安置了6個村(社區)3303戶,共計11320人。

“小區里每輛電瓶車都配有一把智能鑰匙,用這把鑰匙才能打開停車棚,都是自動感應的。”彭偉說。

東岳花苑社區最大的特點就是智能化。從社區大門口的人臉識別閘機通道,到可觸屏戶外辦事中心,再到一站式終端服務機……居民在電子屏幕前只需動動手指,就可以繳納水電費。

記者了解到,依托智能化設備,社區目前形成了智慧黨建、智慧政務、智慧物業、智慧安防、智慧康養、智慧公共設施、智慧調度中心7大智慧平臺,以科技創新便民利民,從源頭減少矛盾糾紛。

“只有從源頭預防糾紛,才能打造無訟社區。”東岳花苑社區書記鄭歆說。

“無訟社區”這個概念是大邑縣基于訴源治理的現實需要、對法治社會建設的美好追求而提出的,也是大邑縣弘揚新時代“楓橋經驗”的基層實踐。

據成都市委政法委相關負責人介紹,該市以推動基層組織自治、法治、德治、智治“四治”融合為工作導向,積極打造多樣治理載體,構建矛盾糾紛化解聯動體系。

成都培育發展“五老”調解員、說事評理員、社區守望員等基層自治隊伍,借助“大聯動·微治理”平臺,組織動員網格員和志愿者等社會力量,共同參與矛盾糾紛排查化解。

此外,成都還全面推廣一村(社區)一律師、基層法治指導員等制度;建立推廣村(社區)群眾工作之家3005個,覆蓋率超過60%;著力打造法治診所、鄉賢調解室、法治大講堂、人民調解室等法治品牌;成立普法協會;開通西部首個法治文化主題列車。近年來,全市6個區、10個村先后被評為全國法治縣(區)。

責任編輯: 李石蘋
北京pk拾正规彩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