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監獄管理
監獄管理
唐順保人生的最后堅守
發布時間: 2019-07-22 15:07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1.jpg

巡查病房時,唐順保一邊檢查服刑人員身體,一邊琢磨著治療方案,眼里透露出堅毅的目光。

2.jpg

上班前,唐順保戴上口罩,并梳理著一天的工作細節。

3.jpg

進入監區后,唐順保穿上白大褂,準備查看病房。以前合身的衣服,因癌癥手術后身體瘦了32斤,顯得特別寬大。

4.jpg

在病房里,唐順保查看艾滋病服刑人員下肢浮腫情況,并詢問一些細節。

555.jpg

在監獄備勤樓宿舍,剛吃完藥的唐順保準備午休,細心的妻子王愛紅慢慢幫他把腳挪到床上。

6.jpg

中午,唐順保的妻子王愛紅拉著丈夫的手,叮囑他按時吃藥。王愛紅也是第一批進駐艾滋病服刑人員監區的醫護工作者。

7.jpg

查完病房的唐順保蹣跚地走下樓去。雖然自己的身體已經非常虛弱,但他最惦記的還是艾滋病服刑人員的治療情況。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李光印  法制日報通訊員 王猛 攝影報道

7月17日12時33分,噩耗傳來——堅守艾滋病治療一線11年的云南省建水監獄醫院院長唐順保因病去世,他的人生永遠定格在52歲。回想起26天前,本報記者采訪拍攝身患癌癥仍堅持工作的唐順保,鏡頭前的他始終帶著樂觀平和的微笑,目光堅定。此時,這些照片卻成為他生命的最后記錄……

6月21日清晨,和煦的陽光灑在云南省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下轄的邊陲小城建水。在云南省建水監獄門口,記者見到了監獄醫院院長唐順保。他皮膚黝黑、雙頰凹陷,身上的警服顯得格外寬大。

“去年8月,我檢查出患了膽囊癌,通過手術切除了膽囊、右半肝,還有10公分結腸,到現在足足瘦了32斤。”雖然面露疲憊,但唐順保依然笑著對記者說。除了反常的清瘦,絲毫看不出他是一個癌癥晚期病人。從手術后到今年5月,唐順保經過了6次介入治療,身體尚未恢復,就又回到了工作崗位。

經過層層嚴格的安檢,記者隨唐順保走進監獄大門。建水監獄是云南省首批集中關押收治艾滋病服刑人員的試點單位,第八監區作為艾滋病專管區,關押了400多名艾滋病服刑人員,他們中70%有吸毒史,很多人以販養吸,被判處無期徒刑。而醫治這些艾滋病服刑人員的重擔就落到了監獄醫院的醫生身上。職業的風險,也讓唐順保和同事們被稱為“走在刀口上”的人。

在巡查病房時,唐順保邊走邊說:“‘刑期比命長’是很多艾滋病服刑人員掛在嘴邊的‘口頭禪’。由于對艾滋病缺乏了解而感到恐懼絕望,在第八監區,服刑人員自暴自棄、抗拒治療的事時有發生。不過,經過長期實踐,我們有系統科學的艾滋病服刑人員管理模式和治療模式,有嚴格規范的工作流程,形成了獨具特色的‘建水監獄方案’。”

與艾滋病服刑人員交流過程中,唐順保的聲音有些沙啞。他不時俯下身,用手按壓一位病人患病的小腿,態度親切。長期治療的服刑人員奎某告訴記者:“剛入院時,我患有嚴重的艾滋病并發癥,雙下肢腐爛,散發出濃濃的臭味。還有一個人比我更嚴重,他的家屬前來探望也只是遠遠看上一眼。而唐院長為我們問診換藥多少次,從來沒有嫌棄過,總是鼓勵我們,他對待我們就像親人。”

當記者提及這個崗位的危險性時,唐順保依然笑著說:“危險的事,我和同事差不多都碰到過,有的同事是病人的血濺到眼睛里,有的是在處理病人創傷時有血液接觸。雖然吃了阻斷藥,但心理壓力還是很大。但這份工作,總需要有人做、認真做,這是我們的職責。”

責任編輯: 李石蘋
北京pk拾正规彩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