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律師工作
律師工作
耄耋之年章榮畢不改向黨初心
發布時間: 2019-07-15 15:35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1563176173703038049.jpg

江蘇最年長執業律師章榮畢。

章榮畢,中共黨員,1926年生,南京大學政治系畢業,一級律師,江蘇法德東恒律師事務所律師,系江蘇最年長的執業律師。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丁國鋒 文/圖

戰亂年代輾轉多地求學,新中國成立后立業成家經歷跌宕起伏,改革開放后成為首批執業律師,38年初心不改。

當93歲高齡、依然在冊執業的江蘇法德東恒律師事務所律師章榮畢戴著助聽器、拄著拐杖,熱情地開門迎接《法制日報》記者的一瞬間,別在他胸前的紅色黨徽熠熠生輝,令人肅然起敬。

“我是老律師新黨員。”鶴發童顏的章榮畢口齒清晰、思路敏捷。“雖無青云之志可敘,但有白首之心可鑒”,他的傳奇人生用他自己作的一首詩形容,再貼切不過。

經歷坎坷

章榮畢擅長寫詩,不久前,他專門為祝賀法德永恒律師事務所和東恒律師事務所合并為“法德東恒”賦詩一首——融合兩支強勁旅,新增戰力逞雄風。吾人尊法尤崇德,旗樹東南志在恒。字里行間透著滿滿朝氣。

“我1926年出生在蘇北海安曲塘鎮農村,從小就讀私塾,年輕時寫文言文比寫白話文還順手。”章榮畢回憶說。

“1949年4月23日南京解放,我還記得當時的場景。”章榮畢清晰地記得,解放后不久他高中畢業,考上當時的中央大學(南京大學前身)中文系,不久轉到政治系,政治系就是后來的法學院。1951年新成立的南京市檢察院到學校要人,章榮畢是其中之一。在檢察院工作期間,他認識了老伴,此后兩人相濡以沫生活近70載,直到去年老伴去世。

“因為解放前家里是地主成分,對我一生影響都很大。”章榮畢說,1957年他響應下鄉號召,離開政法隊伍到農村勞動、在煤礦當過計劃員,1964年調到南京第二毛紡廠一干就是16年。文革期間他雖然作為“壞分子”被批斗、審訊,吃了不少苦,但堅韌地挺了下來。

一心向黨

2010年9月1日章榮畢84歲時入了黨,律師辦案一直到2014年他88歲那年。

“我的聽力難以恢復,不能出庭了,不得不服老。”章榮畢笑著說,自己83歲開始學習計算機知識,作為志愿者,通過手寫輸入提供遠程法律服務,退居二線后仍堅持至今,在線解答群眾法律咨詢1.3萬余條。

“為什么這么大年紀還想著入黨?”記者問。

“沒有共產黨哪里來新中國?哪里來今天的國家強盛和人民的美好生活?我剛工作時就有入黨的想法,但是因為成分不好,那個年代沒有條件入黨。”章榮畢不假思索地回答。

“1978年給我平反后,沒有什么思想顧慮了,就一直想著正式申請入黨。”章榮畢說,由于有政法院校的學歷,又有檢察院工作經歷,1981年他進入南京市法律顧問處工作,這里是南京市第一律師事務所、法德永恒律師事務所前身,一直到1987年辦理退休手續。

“我就想在有生之年成為一名共產黨員,既不為提干也不為當官,只為堅守心中幾十年的信仰。”章榮畢說,在律所黨支部、南京市司法局的支持下,他最終獲得南京市委組織部批準,如愿以償成為一名共產黨員。此后,章榮畢先后獲得南京新時代先鋒優秀共產黨員、南京創先爭優優秀共產黨員、南京司法行政系統優秀律師等榮譽,多次受邀為南京青年律師授課。

執業期間,章榮畢每年都要代理四五十件案件,并擔任南京市公安局、南京市機械工業局、南京中醫藥大學、南京微風電機廠、南京第二毛紡廠等20多家單位的法律顧問。不僅處理了一批疑難復雜案件,還以師徒傳幫帶形式,培養了不少至今活躍在律師行業的業務能手。

肩負使命

前不久,法德東恒律師事務所黨支部邀請章榮畢為年輕律師上課。“怎樣才能當好律師?所需法學知識已從學校備足而來,我就講講書本以外的、有利于初入律師門者事業成長、虛實兼務的十個問題。”章榮畢在授課中不僅圍繞奮斗精神、品德修養、律師責任和義務等講述心得,還勉勵年輕律師要有出污泥而不染的清新感,尤其在政治上,不是黨員的要向黨員看齊,是黨員的要爭取做優秀黨員。

“有律師向被告人家屬吹噓能從牢里撈人,以牟取巨額辯護報酬,這種行為不僅丑惡,而且可悲。”章榮畢講到,保持良好的律師形象,能夠反映個人品德、工作態度和業務能力。外塑形象、內強素質,把維護法律正確實施、維護社會公平和正義當做天職,才能贏得社會和當事人的信賴,長久立身于律師行列。

1990年在揚州某縣辦理的一起貪污案,讓章榮畢引以為傲。

一名廠長因涉嫌十幾項罪名被檢察機關提起公訴,家屬慕名找到章榮畢。“我趕到當地閱卷后發現,他被指控的罪名基本上都不成立,只有他帶妻子外出游玩報銷的差旅費,性質上確實可以算貪污,但數額達不到刑法標準,顯然不能定罪。”章榮畢說,他在公開庭審現場發表的辯護詞贏得全場旁聽人員的掌聲,但礙于當時的司法環境沒有被法庭當場采納。

“這名廠長雖然被輕判了幾年有期徒刑,但是幾年后這個判決被撤銷,還給被告人平反了。”章榮畢回憶說,被平反釋放的廠長特意提著100多個雞蛋上門感謝。

“利用扎實的專業知識為當事人主張權利,其實就是在維護更高層面的公平正義。”章榮畢說,近年來他雖然不再代理案件,但依然關心時事,關心司法改革。他堅信,律師作為依法治國、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的一份子,將在實現中國夢的道路上被賦予更多使命。

見記者結束采訪起身告辭,章榮畢拿起拐杖堅持送記者下樓。“這一代人的敬業、謙恭精神,值得年輕人學習。”陪同記者采訪的法德東恒律所行政主任胥倩說。

責任編輯: 朱劍
北京pk拾正规彩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