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律師工作
律師工作
環境律師守護綠水青山靠什么
發布時間: 2019-07-15 15:34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1563176064112063136.jpg

制圖/高岳

能夠跨領域給出建議

復合專業背景有優勢

防范環境風險更重要

業務領域應不斷拓展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張昊

隨著環境公益訴訟制度的建立,政府、企業、群眾生態環保理念的增長,環境律師為越來越多的人知曉和關注。

專注于環境領域的律師與其他領域律師有哪些不同?他們的環保情結從何而來?環境律師有沒有從保護綠水青山中得到“金山銀山”?

近日,《法制日報》記者走近環境律師,與全國律師協會環境資源與能源法專業委員會主任周塞軍,副主任鄒鯤、李軍強和委員胡玉來展開對話。

術業專攻

文理兼達

湖北聽泉律師事務所主任鄒鯤是一位環境律師,最擅長為政府部門提供環境法律顧問服務。每年在全國各地進行的執法培訓有30多場,協助環境執法部門快速提升了執法能力建設。

近年來,政府各部門對環保工作更加重視,對專業環境律師的需求日益增加。鄒鯤經常為重大環境執法撰寫法律意見書,為政府部門環保執法提供法律意見等,服務對象既有湖北省內,也有廣西、西藏、新疆、陜西等其他省區的生態環境管理部門。

山西省某縣出于環保考慮,準備對一家焦炭企業實施關停。鄒鯤作為執法行動法律顧問兩次到現場實地查看后給出建議:廠內鍋爐關停不僅涉及環保部門,還要顧及安監部門規范。

在鄒鯤看來,能跨領域給出建議是環境律師的一大特點。她曾為湖北省武漢市環保局做過一個信訪法定途徑分類指引,幫助工作人員對環保職能之外的各類信訪進行分流。為此,鄒鯤查閱了200多部法律、法規、各類部門規章,前后修改了16稿。

環境律師還要了解企業的生產工藝、流程和技術規范,才能提出可落地的建議。與執法部門、企業開展大量業務過程中,鄒鯤不斷溝通和學習,積累了環境工程以及工業領域專業知識。

與鄒鯤不同,北京環鳴律師事務所主任胡玉來大學學的是環境工程專業。理工科出身的他,曾經做過環境工程領域的咨詢和科研工作。在他看來,復合專業背景的環境律師在與當事人、法官溝通環境技術、環境標準、環境管理等情況時更有優勢,對于作出裁判、化解矛盾都有幫助。

胡玉來告訴記者,生態資源、環境保護領域訴訟案件主要分為環境民事訴訟案件和環境行政訴訟案件,環境民事訴訟案件包括普通受害者提起的環境私益訴訟案件和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環境行政訴訟案件數量較多的是與行政許可和行政處罰有關的案件。環境律師還經常代理與行政許可和行政處罰有關的行政復議案件。

靠近多個居民區的新能源材料基地環境影響評價行政復議案;針對鋼廠大氣和污水污染、長江上游水污染、危及南水北調工程非法采砂的公益訴訟……胡玉來代理過100多件環境案件,各種類型都有涉及。

“證據保全是環境公益訴訟的關鍵環節,收集哪些數據、涉及哪些點位、如何科學采集、攜帶什么工具……環境律師都要掌握。”胡玉來舉例說。

廣東綠建律師事務所主任李軍強把環境律師分為訴訟、非訴兩類。訴訟類解決已經發生的問題,非訴類則是將問題解決在事前。

李軍強的業務主要集中在后者,也就是進行源頭治理,為決策者提供政策出臺前的評估,解決生態環保要求與其他決策事項間的平衡和協調問題;為企業的日常管理做伴隨性環境政策合規性審查。在他看來,做好環境防范風險尤為重要,讓風險不發生、少發生,或者盡可能減少損失。

此外,李軍強多次承擔深圳環境立法后評價工作,就立法實施效果以及是否需要修改調研論證。

一粒種子

一片陽光

當初選擇環境領域作為主業,律師們各有不同契機。

1995年,鄒鯤在原中南政法學院讀大三,環境法課上呂忠梅教授對重大工程的環境影響進行分析,在她心里埋下一粒環保的種子。

2005年,鄒鯤作為執業律師參加了中國政法大學民商經濟法學院環境資源法研究所教授王燦發組織的環境法律培訓項目,較為系統地學習環境律師的實務技能后,她覺得,律師能通過具體環境案件解決一些實際問題。

胡玉來自2003年開始執業。他向別人介紹自己時常用“環境+律師”的字眼,而那時,兩者緊密結合的概念尚未形成。

2009年,中華全國律師協會網站上發布的一則中華環保聯合會在全國招募環境資源律師培訓的公告,引起李軍強注意。已經有8年執業經驗的他報名參加學習,了解到環保法律服務尚屬空白,可以開拓業務。

在實踐中胡玉來發現,環境業務能給大的綜合律所帶來聲譽,但業務量、業務額都不高。2011年,他成立專注于環保領域業務的環鳴律師事務所。

同樣成立于2011年的綠建律師事務所,專門從事非訴環保法律服務。2014年,李軍強接到第一單純環保業務。

2015年以前,鄒鯤接到的具體案件并不多,其他受訪律師情況類似。公益訴訟制度建立前,環境律師在環保領域的工作主要是推動立法。民事訴訟法環境民事公益訴訟的確立、環境保護法、大氣污染防治法、土壤污染防治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等與生態環境相關的法律法規及司法解釋的修改、出臺,都能看到環境律師的身影,他們提出的大量建議意見體現在法律法規條文中。

受訪律師告訴記者,2015年環境公益訴訟制度運行后,環境律師參與立法的機會以及涉及的法律層級都有大幅提升。

截至2018年年底,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頒布大約270件法律,涉及環境保護、自然資源合理利用和能源使用的27件,占比10%。一系列生態環境保護法律法規修改、政策實施,促進生態環境保護工作蓬勃發展。

隨著“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深入人心,環境律師的業務從參與環境保護領域立法,擔任政府法律顧問、企業法律顧問,向參與涉及環境的案件訴訟不斷拓展。

環保情結

如何延續

“環境律師往往都具有環保情結和社會責任感。”周塞軍介紹說,早在2001年,全國律協就批準設立全國律協環境資源與能源法專業委員會,為廣大參與環保業務的律師提供交流、合作平臺。

18年來,全國律協環資委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從成立時的17位律師發展到100多位委員,每年參加環資委活動的律師達150多人。全國絕大多數省市區甚至一些地級市律協也成立了環資委。

“環資委業務在律師業務中并不賺錢,具有很強的公益特色。”周塞軍說,尤其是參與環境公益訴訟的律師,都是志愿者。

胡玉來曾代理貴州省一起環境污染公益案件,前后一年多時間,幾次出差去貴州,促成雙方在法院主持下達成和解。然而,調解書中象征性的1萬元律師費被告方都不愿意承擔。

胡玉來說,很多環境公益訴訟案件周期長、費用高、難度大,而律師費往往很低甚至拿不到,環境律師工作成了公益性勞動,造成環境公益訴訟律師隊伍增長與其他領域律師相比顯得緩慢。

環境律師大多是在做公益,不僅指參與公益訴訟。與其他專業律師業務相比,環境領域業務收益不高,甚至很多時候處于倒貼狀態。

環境律師常常收到政府部門和企業工作人員有關環境法律問題的咨詢,他們為政府部門、企業開展的宣講、培訓、咨詢較多,能夠成為長期合作伙伴或法律顧問的較少。如何讓認同環境律師專業性的受眾變為付費服務對象,是以環境為主業律所發展中面臨問題,也是胡玉來的困惑。

接受采訪的律師都提及,以專家或律師身份參與立法、政策制定等工作需要多次調研和研討,專家費無法與付出的勞動成正比。他們建議,能否通過政府采購服務的形式加以體現,或者能以感謝信的方式給予精神鼓勵。

一方面,很多環境案件由民商等其他專業的律師代理;另一方面,一些律師代理過少量環境案件后自稱環境律師。如何使環境律師隊伍有序發展?鄒鯤希望環境律師能夠像金融、房地產律師一樣,單獨分類評級。

2015年,最高人民檢察院在13個省、自治區、直轄市開展公益訴訟試點,幾年過去,檢察機關公益訴訟蓬勃發展,環境律師能否和檢察官一起承擔這項工作?

近年來,設立環境資源審判庭的法院越來越多,社會對環境律師的需求存在理想和現實的差距。這種情況下,環境律師隊伍如何發展壯大?

……

這些問題有待各方共同努力,找尋答案。

責任編輯: 朱劍
北京pk拾正规彩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