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律師工作
律師工作
高原上盛開的雪蓮花
記“1+1”中國法律援助志愿者李榮花律師
發布時間: 2019-07-15 15:05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劉子陽

在廣東深圳,她是北京大成(深圳)律師事務所的一名普通律師。在西藏江孜,她的身份是“1+1”中國法律援助志愿者。

在日喀則市,一共有6名法援律師,服務18個區縣、18萬平方公里,在崎嶇的山路上驅車1000多公里去開一個庭,是再平常不過的事。7個月里,她接了近40個案件,遭遇過全身浮腫、肺部感染……母親心疼女兒,讓她不要再去了。

可春節過后,她再次啟程。談及理由,她說:“因為那里需要我。”她是李榮花,一朵迎霜納雪,在海拔4000米高原上盛開的雪蓮花。

李榮花畢業于中國政法大學,從業已16年。7歲之前,她生長在四川省資中縣,骨子里翻騰著紅油火鍋不甘平庸的勁兒。7歲時,她遠赴青海,與“支援大西北”的父母團聚。上小學時,曾跟隨父親游歷北京、山西、陜西等地的經歷,讓她愛上了旅游,后來幾乎走遍全國。

當她看到“1+1”中國法律援助志愿者招募的消息后,高興地發現自己符合招募要求,于是主動報名。

2009年,司法部、共青團中央共同發起“1+1”中國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動。通過每年組織一批律師志愿者、大學生志愿者或基層法律服務工作者,到中西部無律師縣和律師資源短缺的貧困縣服務一年,為當地的經濟困難群眾提供法律援助服務。

李榮花所在的江孜縣,當地沒有一名律師。不是在辦案,就是在辦案的路上,是當地法援律師的常態。

按照李榮花的理想設計,應是一邊在當地工作,一邊欣賞當地風土人情,充實內心,滌蕩心靈。但因當地法律資源的極度匱乏,法律援助之旅并沒有李榮花設想的那樣美好愜意。6個多月時間,李榮花先后處理了近40件案件,工作節奏緊湊又忙碌。其中有一個案件,需多次往返薩迦、亞東、江孜幾個縣開庭,李榮花每次都需要來回奔波1400多公里。惡劣的氣候環境和時常突襲的高原反應,讓西藏法律援助之旅更添了幾分悲壯色彩。

“很苦,但更滿足。在這里,我收獲了一個律師的尊榮。”盡管西藏之旅充滿磨難與艱辛,李榮花卻說,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幸福和滿足。當地政府、法院、檢察院以及其他相關部門給予了她充分信任和尊重,讓她受益良多。

“有位當事人,每逢節日都會給我送上節日問候。我發的朋友圈,每次都會點贊,成了我的一名忠實粉絲。”談及此,李榮花滿臉溢出的都是開心。

李榮花在江孜縣做法援服務期間,最常遇到的就是農民工工資拖欠案件,此外還有一些工傷、家事糾紛案件。當看到農民工拿到被拖欠的工資,臉上露出的笑容時,她說:“這種獲得感比在深圳賺錢更讓人幸福和滿足。”

雖然笑得一臉滿足,但李榮花也坦言:“對于家庭,我是虧欠的。但我不后悔。”她很遺憾自己無法陪在母親身邊,無法記錄兒子在音樂比賽中獲得金獎的榮譽瞬間,也很遺憾錯過女兒的生日。但對于夢想的付出和堅持,她不后悔,她依然想要執著地走下去。

2018年8月,李榮花的母親帶著她12歲的兒子和7歲的女兒去了西藏,他們在西藏陪伴了李榮花20天。這20天里,兒子流了6次鼻血,女兒一直后腦勺疼。但他們從不吭聲,只是靜靜地陪著李榮花。“當時我并不知道,如果我知道,我是不會讓他們留在那里的。”說到此處,李榮花當即落淚。

臨走時,母親跟她說,希望她第二年不要再去了,因為條件確實太艱苦了,老人家不忍心自己的女兒受這樣的苦。最后,李榮花還是耐心勸服了母親。

在這條路上,她留下了一個執著的背影和一個美麗的微笑。

這條路改變了她的人生。而她,將要改變更多人的人生路。

責任編輯: 朱劍
北京pk拾正规彩票吗